茱萸

恋爱之前不发彩色照片

摄影爱好者
(ಥ_ಥ)taste my sad

爱一个人好难 被人爱也好难

选择死亡

悖悖论:

一些涂掉就可以任意发挥的图

看似平淡無奇的生活
他就這樣慢慢地 慢慢地
一點一點的滲透進來
在某次給他打了三個電話還想繼續打的時候
我發現我變得越來越依賴
我討厭我的依賴
不會表達的我即使很認真的去對待
卻又時時刻刻的控制自己 約束自己
he just not that into u
每次提醒自己的時候 我都覺得有些落寞
定是我太閒了 他這麼忙我不能怪他
洗澡聽到電話鈴聲
擦擦手怕晚了那一步
其實他也並沒有那麼忙吧
面前所有能回想的時刻都讓我患得患失
沒有別的異性
也沒有不信任
只是他並沒有他說的這麼喜歡我
最後一條導火線
我哭了一晚上
決定不要再理他

有點想你了
沒地方發洩
我先動心了我輸了

我成功地使自己与生活保持一段距离,以免深入事物的核心。

又一年过去了
还是没偶遇到大叔
也许有些人遇见的次数就是固定的
错过了就永远的错过了
下次再遇见心动的人
我一定要留下他
昨晚倒数的时候晕过去了
清醒过来时已经是2017了
2017
放下该放下的
努力找到新方向
别再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了

风暴节
在正嗨的时候
被右边的陌生妹子捧着脸
亲了好几下
气势不能输!!
我也亲回去了嘻嘻
然后互相搂着腰尬舞
直到人群将我们分开

今天去找在艺术展兼职的同学
看到一幅画无意识的说了句“挺好看”
被陌生的路人问为什么好看
竟有点语塞
再看第二眼第三眼其实没那么好看了
那一瞬间的话
我仔细想了想
应该是觉得颜色好看
深棕色的背景
陌生的路人是个画家
在后海开了家咖啡厅
“你的丹凤眼真漂亮。”她说。
身边的朋友貌似都不太喜欢单眼皮
单眼皮想割双眼皮
内双的也想割双眼皮
而我一直对双眼皮无感
可能因为太大众了所以不喜欢
展会里的作品不太新颖
感觉更想是在模仿外国艺术家
像是一个“谁模仿的更像”的比赛
可能是我没有那个艺术细胞
实在看不懂